吴晓灵:在不打破刚性支付的情况下,中国只有金融,没有金融。

财政刚性支付问题一直受到关注。

9月15日,在北京市人民政府主办、三人代表团支持的第六届“2017金融街论坛”上,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席吴晓灵出席并发表了题为“有序突破刚性支付、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演讲,抨击刚性支付问题。

“打破刚性支付是提高资源配置效率的前提。

她说:「市民参与非法集资的心态是为自己谋利,为政府蒙受损失。

“我们的政府负有无限责任。在这种压力下,由于责任不明,它经常花钱购买稳定,并鼓励严格支付的文化。

在僵化的支付文化下,中国目前只有金融,没有金融,因为所有金融活动的风险都通过不同的渠道转移到金融,这也是许多人参与非法集资的根源。”

吴晓灵说,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把金融工作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金融是国家重要的核心竞争力。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金融体系是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础体系。防范和控制金融风险是三大任务之一。

当前,防范和控制金融风险的重要任务之一是有序打破刚性支付,建立风险承担文化。

吴晓灵说,打破刚性支付是提高资源配置效率的前提。

“在计划经济中,计划是资源配置的领导者,而在市场经济中,财政资源的配置效率决定着社会资源的配置效率。

正如吴敬琏刚才所说,在市场经济中,各种因素的总和取决于金融联系。如果财政分配效率低下,那么社会资源就不能得到有效分配。

“吴晓灵说,不打破刚性支付,风险溢价就无法得到反映,财政资源的配置效率也无法实现。

因为存在风险和暴露风险,所以可以看到不同信用主体的价格。

只有好企业才能以低价获得市场融资,而坏企业应该为此付出高昂的代价。然而,当我们不能打破僵化的支付方式时,好坏企业就无法区分。它们没有风险差异,也不可能提高金融资源的配置效率,从而无法提高社会资源的配置效率。

吴晓灵强调,刚性支付是金融体系扭曲的结果。

金融部门多年来一直呼吁打破僵化的支付方式。近年来,中央文件一再提出打破刚性支付。但是为什么我们不能打破僵化的支付方式,现在从上到下保持稳定的压力越来越大?我认为有制度上的原因,这也是金融改革的方向。

“吴晓灵说,独自承担风险是所有金融活动的基石。金融是居民财产独立使用的活动。这是一份价值随时间转移的合同。冒险获取利益是金融运行的基本原则。

然而,非常遗憾的是,我们许多人还没有在金融活动中建立契约的概念。我们只想得到更多的资金并加以利用。我们从未想过如何对资金使用的效果负责。“许多人只是想在投资时获得更多的收入,但并不认为更多的收入意味着承担更多的风险。每一项金融活动都是一份合同。

“吴晓灵说,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忽视和不尊重居民的财产权,剥夺了居民作为维护财产利益第一责任人的意识。

计划经济的特点是政府用计划来控制一切经济活动,因此企业和居民在财产使用上没有自主权,不尊重财产,不尊重财产使用权,使我们的企业和居民不知道他们是第一个维护财产利益的人。

政府的过度监管导致政府在经济生活中承担无限责任。责任越大,监管越多。因此,金融长期处于抑制状态。正常的融资渠道不畅通,留下大量非法融资活动。

吴晓灵提到,公众参与非法筹资过程的心态是为自己谋利,为损失找政府。

我们的政府承担着无限的责任。在这种压力下,由于责任不明,它经常花钱购买稳定性,这鼓励了一种严格支付的文化。

在僵化的支付文化下,中国目前只有金融,没有金融,因为所有金融活动的风险都通过不同的渠道转移到金融,这也是许多人参与非法集资的根源。

“在目前的经济形势下,他不明白什么样的活动可以获得超过10%甚至20%的回报吗?”吴晓灵问,她说,我想我心里很清楚,但是把包裹递过来,只要这根棍子不落到我手里,我就会继续玩,落到我手里,我会去政府,政府为这些款项支付多少能量,我想,政府的能量应该更多地掌握在那些守法的人手中,让那些参与非法活动的人应该承担更多的责任。

我不认为仅仅宣传和教育会有帮助。

吴晓灵认为,我们的国家信用与商业信用难以区分,也是刚性支付的基础。国家控制的金融机构是一家有限责任公司。他不应该承担国家荣誉。

我们目前的银行,包括那些由国家控制的银行,已经是上市银行,也就是公共银行。我们应该承担公司的信誉。

我们引入了存款保险制度,每个人都应该认为任何金融机构都有可能破产,尽管在破产过程中,我们应该保护小储户的利益。

“但这并不意味着每个金融机构都拥有与国家相同的信用。

我国一些金融机构为了自身的竞争,采取了不正当的方式误导公众,有意无意地隐瞒了金融信用与普通商业企业信用的区别,误导了国家信用与商业信用的区别。那些在银行大厅出售保险和金融产品的人和那些购买产品的人想承担产品的风险吗?不,他们购买银行信贷,他们认为银行信贷是国家的信贷,所以不区分国家信贷和商业信贷就不可能建立一种冒险文化。

“吴晓灵说,我国金融法律的不完善和监管理念的落后也使金融机构有可能不向公众披露风险。其行为的缺陷导致金融机构用硬性支付来掩盖其对不当行为的责任。我们现在最困惑的是金融市场。每个金融机构,“当你出售金融产品时,你真的、真诚地、切实地向投资者披露风险吗?我不这么认为。

“例如,她说,当我去储蓄所,包括购买金融产品时,柜台人员的首要职责就是销售产品。他的首要责任不是向顾客透露风险,并给予他们选择权。

但是,由于产品中的一些法律关系披露不清,销售过程中存在缺陷,当我们的金融机构面临风险时,他们首先不考虑如何区分责任,而是想办法掩盖这些问题,保护他们的商誉。我认为这也是我们不能打破刚性支付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吴晓灵认为,股票和基金已经形成了自己承担风险的文化。理财产品的刚性支付源于法律关系和风险责任的模糊性。

到目前为止,我们的金融产品还没有在“一线三会”的四大监管机构之间形成统一的认识。我认为金融动荡不会停止。

“债券的刚性支付来自于对国有企业的信用理解和金融产品中蕴含的风险传递。为什么在资本市场已经形成风险承担文化的领域,打破债券的刚性支付如此困难?因为我们有很多国有企业,国有企业的信用基本上和国家的一样,而且在国有企业违约的过程中,我认为建立自己的信用文化是不够的。当国有企业违规进行债务重组时,我认为很多债权人实际上处于弱势,无法与市场参与者进行平等的商业谈判。我认为建立良好的信用文化是不可能的。

在银行间市场,我们也有许多理财产品参与债券认购、理财产品嵌入和信用链延伸,这使得问题更加复杂。

为了减少风险的传递,在处理债券的刚性支付时也有许多顾虑。

”吴晓灵表示,有序打破刚性支付,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

“打破刚性兑付才能够化解风险的不当积累,金融业就是一个经营风险的行业,不出风险是不对的,出了风险才是正常的。“打破刚性支付可以解决风险的不当积累。金融业是一个管理风险的行业。规避风险是错误的,规避风险也是正常的。

”例如,吴晓灵说,就像吴敬琏刚才说的,一个企业的成长是有风险的,金融服务为有风险的企业的成长服务,风险也会在金融业中得到体现。

如果每个人都不承担风险,不承担创新风险,不承担损失风险,社会如何进步?

因此,我们应该有责任承担风险,容忍失败。只有使各种金融产品的风险透明化和公开化,才能切断风险的传递和传导。如果风险一个接一个地暴露出来,那就是一个小风险。

当一种产品有风险时,用另一种产品或另一种融资方式来掩盖风险,会使风险越积越大,最终小风险积累成大风险,这可能形成我们的系统性风险。

最后,吴晓灵表示,有序打破刚性支付应从完善法律、明确风险责任入手。我希望监管当局有责任揭露风险,化解风险。

“我也知道,许多金融机构,当一个产品面临风险而不能兑现时,有些人未经许可就在金融机构的产品中销售一些产品。然而,这些产品不应由金融机构自己承担。为了金融机构的稳定和善意,许多人对这些风险的暴露采取了变相的态度。

“我认为,金融机构和监管当局以及地方政府都应该承担揭示风险和化解风险的责任。金融对国家如此重要,金融安全对国家如此重要。如果我们没有建立良好的信用基础和金融契约精神,那么我们的金融安全就无从谈起。

我们应该用典型案例来区分责任和风险承担,用案例来教育整个社会关于风险和信用。

我认为只有这样,中国才能拥有真正的金融。我们谈论利率市场化,没有风险暴露,没有刚性支付的突破,没有违约事件,没有风险定价。

如果刚性支付没有被打破,风险定价没有真正实现,中国就只有金融而没有金融。

”吴晓灵终于说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