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net plus的挑战来自哪里?

12月16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乌镇召开的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开幕式上,专栏作家傅伟刚提出了发展互联网的五大建议。他强调,需要推动互联网经济的创新发展,促进共同繁荣。

习近平在讲话中说,当前世界经济复苏困难而曲折,中国经济也面临一定的下行压力。

要解决这些问题,关键在于坚持创新驱动发展,开拓新的发展领域。

“互联网附加”行动计划是一个重要手段。

我不得不说,在过去的一年里,最高一级对“互联网加”(internet plus)寄予厚望:“互联网加”(internet plus)行动计划被写进了政府的工作报告,也大量写入了“十三五”计划。

然而,我们遗憾地看到,当互联网深入发展成为传统产业时,它所面临的挑战也越来越大。

这一挑战来自两个方面,一是来自市场的怀疑。

许多人不同意互联网,认为它只是一种工具。目前,决策者对此期望过高,这不符合经济学的基本逻辑。

最有代表性的人物是徐小年教授,他认为所谓的网络思维几乎没有什么新鲜的,甚至是错误的。

无论是大量单一项目、极端产品还是平台战略。

不过也有学者认为互联网时代的特点是存在的,比如梁建章就认为,与蒸汽时代、电气时代相比,互联网时代的物理资本越来越不重要——在工业时代,企业可以通过机器、地段、资源的控制来保持比较长的竞争优势,但是互联网时代的客户没有忠诚度,互联网公司要盈利就只能持续创新,不断提升效率和客户体验。然而,一些学者认为互联网时代的特征是存在的。例如,梁建章认为互联网时代的物质资本比蒸汽时代和电力时代越来越不重要。在工业时代,企业可以通过控制机器、批量和资源来保持相对较长的竞争优势。然而,互联网时代的客户没有忠诚度,互联网公司只能通过不断创新、不断提高效率和客户体验来获取利润。

对于市场的疑虑,市场会给出答案。

事实上,许多互联网公司在离线扩展时遇到了很大的障碍。例如,O2O,一种流行的形式,因为不能满足边际成本递减的规则而损失越来越多的钱。

但在我看来,来自市场的疑虑将通过市场方法得到澄清。

最糟糕的是,目前“互联网+”发展面临的最大挑战不是来自传统企业在市场上的阻力,而是来自监管规则的约束,这使得新技术和新运营模式束手无策。

为什么监管规则限制新技术和新运作模式,而不是鼓励创新?第一个原因来自传统的监管悖论,即采用最佳可行技术会阻碍技术进步。

美国学者桑德斯坦在一篇题为“监管国家悖论”的文章中提到了这一悖论。

所谓“最佳可用技术”(BestavailableTechnology),是指要求相关领域的企业实施最可行技术的政府机构。它阻碍技术进步,甚至成为阻碍技术进步的罪魁祸首的原因是,一旦某项技术被认为是最佳可得技术并由政府机构实施,其他技术就不可能再被采用,从而间接阻碍了市场对新技术的创新需求。

假设市场上有一种最有效消除污染的技术,政府要求所有企业采用这种技术。

毫无疑问,现在采用技术a是最好的选择,但这不意味着这项技术永远是最好的吗?不一定,因为没有技术可以称之为完美。

如果政府要求在拒绝其他技术的同时只能采用这种技术,它将推迟甚至拒绝这些潜在的技术方案。

这种情况并不少见。就在去年,有许多媒体报道称特斯拉车主无法获得牌照,比如广州。

原因是该车未被列入新能源汽车示范推广目录。

尽管广州市交通委员会后来表示,特斯拉跑车并非“无法获得”牌照,而是无法在广州享受作为“节能和新能源汽车”的直接牌照。

至少目前,特斯拉的技术比中国大多数纯电动汽车都要好,但为什么特斯拉不能进入新能源汽车示范推广目录?撇开进口汽车和地方保护等因素不谈,最重要的原因之一是许多地方政府只愿意采用看似最先进的技术,但他们没有意识到世界上还有更好的技术。

第二个原因是互联网企业向传统产业的深度发展会让很多行业感到不快,甚至敌视传统产业,尤其是那些受到政府高度监管的行业。

以全球流行的打车软件为例来说明这一点。

打车软件诞生以来,特别是特种车的出现,出租车行业及其员工的敌意没有改变。与此同时,全国各地的交通管理部门也不时地通过执法检查来面对蓬勃发展的专用车。

为什么一个受到用户欢迎和资本青睐的新事物会有这样的结局?最大的原因是特种车的出现改变了原来出租车行业的格局,大大降低了原来出租车行业最宝贵的资产——车牌的租赁价值。

根据集体行动的逻辑,大量受益于特种车的人不能很好地组织起来,而传统出租车行业的受益者具有良好的集体行动逻辑,这就是为什么公众支持的特种车服务在法律上处于劣势:地方政府没有放松法规,降低出租车的准入门槛;相反,许多地方政府仍在取缔特种公共汽车。

当然,也有许多人把互联网渗透到这些行业称为“监管套利”。他们认为私家车今天之所以取得成就,是因为它们不受现行出租车监管规则的约束:大量私家车进入这一领域,从而实现了各种平台的荣耀。

在我看来,虽然这种观点有些道理,但它没有触及问题的实质。

专用车今天取得成就的最根本原因是它改变了汽车的运行模式,大大提高了效率:闲置的汽车和司机都是通过移动互联网配置的,汽车使用率提高后,闲置率可以降低。最终结果是价格降低,汽车受到消费者的青睐。

与此同时,由于移动支付而不是现金,以及背景中的轨道,它比传统出租车更安全,尽管它是由私人汽车进入的。

特种车的发展不可避免地会让传统出租车感到压力。

从现在开始,“互联网附加”帮助经济转型的最大挑战并不来自技术本身,因为市场的激烈竞争将使公司能够提供更高效的产品和服务。然而,过时的政府监管规则可能会使这一努力徒劳无功:尤其是当“互联网附加”越来越多地触及传统效率较低的传统领域时。

幸运的是,中央政府已经认识到了这个问题。

国务院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加”运动的指导意见指出,“中国应发展共享经济,规范网上租赁发展,积极推广网上租赁等新形式,努力突破准入门槛高、服务标准难、个人信用报告缺乏等瓶颈。

国务院关于实行市场准入否定列表制度的意见还强调:“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务院决定中禁止和限制的项目不能简单地列入市场准入否定列表。

禁止或限制市场参与者投资和运营的现有行业、领域和企业不能简单地照搬到负面的市场准入清单中。

“换句话说,当前政府应该解决市场环境问题,而不是简单地禁止新模式。

然而,在行业管理方面,老利益集团能欢迎这种变化吗?这可能是最大的问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