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谣言动摇了帝国的基础?孔飞力:危机的根源

“1768年是中国近代悲剧的前夜。

孔飞力在1768年的《结界:中国的结界恐慌》开始时写道:“清朝首次在江浙几个最繁荣的城市看到结界的零星谣言。

“谣言和恐慌传播得很快。

六月,“惊心动魄”从长江蔓延到近一千英里外的汉阳县。

它在初秋传播到华北,然后向西传播,10月份出现在陕西。

半年来,“惊心动魄”的幽灵已经蔓延到了中国的一半以上。

这触动了甘龙的神经,他策划了一场全国性的反恶魔运动。

通过“呼唤灵魂”的活动,孔飞力努力研究中国古代政府的问题——政府是如何运作的,统治者是如何维持统治的,人民是如何被统治的。

为什么谣言会引发国家级事件?1768年,浙江丝绸之都德清县甘源镇东门大桥水门倒塌,阮知府雇佣了吴东明的池塘石匠,从邻近的仁和县修建大桥。

有一个传说,石匠需要把活人的名字写在纸上,当他们把木桩打到河里时,把它们贴在木桩的顶端,这将会给大锤的冲击力增加一些精神力量。人们称之为“振奋人心”。

3月25日,草药医生穆周放诱使吴石匠的弟子郭廷秀在桥堆里植入一个纸袋。郭的石匠把他拖到县政府的后面,用枷把他带走了。

3月26日,唐齐人沈世良找到石匠吴某,并将他的纸袋和他讨厌的侄子的名字堆进河里。这个魔术可以让这个人偷走他的精华然后死去。

吴石匠怕火,立即派沈士良去衙门,阮知府打了25板后,下令释放他。

4月3日,德清市人民政府成员赵梅在葬礼上帮助人们多喝了几杯酒。他的家人认为他在外面赌博,他叔叔打了他。他离家出走,乞讨为生。当他到达杭州静慈寺时,路人对他心存疑虑,他们打了他一拳,把他绑在钱塘县衙门里。

4月8日,萧山的四名僧人因询问其子女的姓名而被蔡逮捕。他们被政府逮捕,引起恐慌。抓捕的谣言传播得越来越快,僧侣成了主要嫌疑人。

不到两周,浙江惊心动魄的谣言传到江苏,在江苏,“惊心动魄”变成了编织事件。

审讯之后,有组织的“惊心动魄”发生了。

“呼唤灵魂”的恐慌可能会蔓延到中国大部分地区,引起人们的恐慌。背后的原因很复杂,但从众心理让人们想起了古斯塔夫·勒庞的暴民。人类心理的这一特点有效地传播了“呼唤灵魂”的恐慌。

繁荣时代的背后:人们的焦虑和敌意存在于灵魂之中。孔飞力从繁荣时代的社会经济环境入手,寻找社会危机的根源。

事实上,除了繁荣景象之外,长江以南地区还出现了人口与资源的不和谐,富饶的三角洲与贫瘠的山区之间的不平衡,以及人口流动带来的社会问题。

随着商品经济的迅速发展,人口翻了一番—-从1700年的1.5亿增加到1794年的3.1亿,导致土地日益严重短缺,生存压力严重。

这样,外出谋生——做生意和乞讨也是自然的结果。

除了社会道德败坏和腐败不负责任的司法系统之外,没有一个普通人会期望从这个系统中得到公平的补偿。人们将抓住一切机会,以任何方式获利和避免伤害,并将毫不犹豫地牺牲他人,特别是弱者,以保护和促进自己的利益。

人们把入侵社区生活的流浪陌生人视为危险的力量——污染和破坏的力量。

作为18世纪中叶“动乱社会”的底层,反恶魔运动给了普通人异常的力量。通过这种力量,人们把他们的敌人诬陷为术士的恶魔党,而“惊心动魄的案件”在人们中间的异常膨胀变得不可抗拒。

同样,作为外来者的清朝统治者也受到焦虑的困扰——他们无法避免满汉官僚之间的权力利益博弈。汉族人对满族人的敌意是无法避免的。

甘龙是一个充满了清朝统治者纷争和矛盾的形象:作为征服者,满族文化特征必须保持;作为管理者,必须与汉族地主精英分享儒家文化。

自明代以来,江南五国政府,即苏、宋、昌、贾、胡五国政府缴纳的税款和粮食占全国总数的五分之一。江南的独特地位和地方化的核心问题一直困扰着清朝。雍正时期,设立了一个专门的哨所,负责巡视长江以南和福建省,浙江是第一个设立海关观察和海关调节特使的地方。

“惊心动魄”蔓延到江苏,演变成一次剪辫子事件,引起了甘龙的警惕。

辫子显然已经成为某种政治象征,换句话说,头发是否被剃成了衡量“忠诚”的行话。

“政府的有效运作取决于对信息流动的谨慎控制。

“1768年,中国的省级官僚是一个由63人组成的精英小圈子,甘龙操纵和领导他的精英官员通过朱棣的王位。

当甘龙通过自己的眼睛得知江南忧案时,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在信息流通领域的劣势——层层官僚故意隐瞒真相。

然而,1768年惊心动魄的危机实际上为甘龙提供了应对这种焦虑的机会和环境。

事实上,他也在充分利用这一点。

本案的三个主要参与者是普通人、官僚和皇帝,而“恐惧”被赋予了一个共同的含义。


经过10个月的调查,结果令人瞠目结舌。所谓的惊心动魄的案件只是一个谣言。

然而,甘龙并没有因此而停止。他认为巫术背后有政治风险。他指责当地官员,认为他们没有抓住真正的罪魁祸首,并开始清理各级官员的失职。

甘龙的秘密之心还没有达到另一个目标——通过控制信息重新获得控制官僚机构和普通民众的君主专制权力。

叛乱的根源始于中华帝国末期的叛乱及其敌人。孔飞力否定了1840年是近代中国开始的理论,认为太平天国运动的爆发是中国进入近代的标志。

这是他“以中国为中心”观点的又一体现。

孔飞力对中国旧秩序衰落的探索始于1796年的白莲起义:“出现于19世纪中叶的正统和异端的新军,只是自两代人前白莲起义以来运作过程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在太平天国概念的起源中,他认为是梁阿法引进了基督教教义,使其成为太平天国反对清朝的思想基础。

虽然梁阿法的教导是对世界的好建议,但它们与许多中国传统民间信仰混合在一起,这些信仰与原始圣经大相径庭。

洪秀全在1836年科举考试失败后得到了梁阿法的书。1843年,他第四次考试不及格。他重读了他对世界的忠告,并开始引用它的教义来批评社会弊端。

然而,洪秀全是一个改良的基督教观点,接近儒家思想,如谋杀、不孝行为、赌博等。洪秀全和儒家学者一起批判。基督教天堂也被认为是与《仪式与财富》一文的世界观相一致的。

直到太平天国临近起义之时,洪秀全才深刻理解梁阿法成立行会推翻原有社会的建议。

因此,孔飞力得出的结论是,要被当地社会接受,外国的概念必须与当地的经验相结合。对洪秀全来说,调和基督教和儒家传统是皈依基督教的最佳途径。

人口与资源的矛盾源于中国现代国家孔飞力,从社会史和人类学的角度,从思想史的角度来探讨中国是如何进入现代国家的。

他着重谈到一个国家成为现代国家的条件,例如人口过度增长、自然资源短缺、城市化发展、技术革命不断进步,最重要的是经济全球化。

具体而言,在历史上,甘龙时期的人口过度增长最为明显,人口与资源之间的矛盾凸显出来。

经济全球化的因素反映在中国巨大的国际贸易顺差上,而国外白银带来通货膨胀,进一步增加了人民生存的压力。

政治因素是甘龙后期皇帝和官僚的腐败。

这些因素的综合作用导致了清代的危机,重大变革迫在眉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