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国资委主任召开的首届国企改革专家研讨会上,大人物对肖亚青说了什么?

()记者陈彭艳:“SASAC需要自我革命。

“刘纪鹏近年来不止一次发出这种呼吁,但这次不同了。

不久前,刘纪鹏应邀以中国政法大学金融资本研究所所长的身份参加了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举办的国有企业改革专家研讨会。在研讨会上,他再次呼吁这样做。

刘纪鹏面对的是国资委主任肖亚庆,而肖亚庆的对面还有刘世锦、钱颖一、胡鞍钢、黄群慧、张宇等著名专家学者,他们的身份分别是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刘纪鹏面对国资委主任肖亚青,肖亚青面对刘世锦、钱颖一、胡鞍钢、黄群辉、张玉等著名专家学者。他们的身份分别是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主任、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清华大学国情院院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院长。

3月23日,一名SASAC官员告诉记者,这是肖亚青就任国资委主任以来首次举办专家座谈会。他希望专家们能够提出解决深水区改革问题的建议。

座谈会上,专家们对当前国内外宏观经济形势进行了深入分析,就国有企业改革的重点问题进行了深入讨论和交流,如更好地促进国有企业发展、以资本管理为主加强国有资产监管、完善国有企业法人治理结构等。

肖亚青表示,国有企业改革是经济体制改革的关键环节,当前国有企业改革已进入关键时期。

SASAC应该“加倍”SASAC既是婆婆又是老板、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的双重身份,这不仅导致政府职能与SASAC本身的职能分离,而且导致中央企业性质模糊、权责不清。

刘纪鹏提出的解决方案是,SASAC应该既是投资者又是监管者,在SASAC体系内应该转变为两种角色,即SASAC是国有资本的统一监管者,而国有资本运营公司承担投资者的责任,从而实现国有资本的三级监管框架。

“事实上,SASAC已经开始探索以资本管理为主加强国有资产监管的有效途径,国有资产监管机构的职能转变正在逐步推进。

”SASAC说道。

据报道,SASAC在取消或下放更多审批项目的同时,也在开展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试点工作。到目前为止,国家投资公司和中粮集团已经开始试点工作,SASAC 24个省在当地开展了相关试点工作。

“SASAC应该成为国有资产的统一经销商、预算制定者、计划者和监管者。

”3月24日,刘纪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他认为国有资产预算对谁来说是非常重要的。现行财政部领导的国有资产预算管理制度没有区分经营性国有资产和公益性国有企业,采用“一刀切”的征收标准,扰乱了国有资产的战略布局。

国务院去年发布的《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提出了对国有经营资产的统一监管。

刘纪鹏认为,中国模式下“国有资产”的统一布局、规划和监管必须由SASAC承担,而不是财政部。

目前,大多数国有企业已经完成股份制改革。SASAC只是股东之一。这些企业应被视为“国有资产”,只有公益性国有企业才是真正的“国有企业”。

“国有企业的企业家是公务员,他们的高级管理人员的工资和报酬可以受到限制,这应该由财政部进行监督。

国有资产是SASAC经营的营利性企业,其特征是国有资产控股或参股。目的是追求利润。企业家来自职业经理人,不受工资限制。他们应该在SASAC的统一监督下。

”刘纪鹏说。

投资方向需要转向论坛。一些专家还建议加快国有经济结构调整,优化资源整合,进一步加强对国有资本的控制。

根据SASAC提供的数据,中央企业60%的资产目前分布在五个主要行业:电力、石油和石化、建筑、军工和通信。

“过去10年形成的国有经济,由于化学分布严重和规模扩大,已经不能满足工业化后期新的正常经济的要求。

”黄群辉说道。

据报道,一方面,这些行业大多是产能过剩的行业,如钢铁、建材、煤炭开采等采掘业,产能严重过剩,这意味着这些行业的国有企业面临着非常繁重的淘汰产能过剩的任务。另一方面,这些行业的企业经济效益日益下降。

黄群辉写道,在日益严峻的资源环境约束和经济低迷的压力下,这些领域的国有企业已经成为国有经济部门整体效率和效益的拖累。

“要调整国有经济布局和结构,积极推进重化工业部分国有资产的逐步退出,以提供公共服务,发展重要的前瞻性战略产业,保护生态环境,支持科技进步,维护国家安全等领域。

”黄群辉说道。

这与萧亚青的观点不谋而合。

肖亚青在今年的NPC和CPPCC会议上表示,应加大对国家战略需求、中央企业具有优势的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的投资,如航空空航空航天、核电、高铁、新能源、新材料、智能电网等。

“对于长期亏损、资不抵债的低效资产和中央企业,要加大处置力度,积极解决产能过剩问题。

”萧亚青说道。

上述SASAC人员得出结论,改革的具体路径是“三批”:一批创新发展,一批重组整合,一批清算退出。

刘世锦认为,产能过剩实际上是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一个问题。相当一部分国有企业需要通过股权结构、治理机构、并购等方式深化改革。一些国有资本已经转移到社会保障基金,有些甚至转移到国家需要发挥更重要作用的地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