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券市场的“信念”是什么?

最近,债券市场已经调整到一个高水平。由于一些机构的高杠杆率,虽然调整幅度不大,但损失也不小。

他们说信仰的小船翻了。这种“信念”是对中央企业、国有企业和地方融资平台的信念。这些融资实体的特点是它们都通过隐性政府担保兑现,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刚性兑现。

可以说,债券牛市已经在中国持续多年了。由于中国经济疲软,下行压力很大。央行的货币宽松政策一路压低了利率。结果,机构基金涌入债券市场,在中国特色债券市场中高杠杆运作,刚性支付。这些机构忽视了债券市场的风险,最终赚了很多钱。

然而,这种情况在今年第一季度发生了变化,主要是由于以下变化:第一,自2016年第一季度以来,投资的大规模扩张推动了经济复苏,主要表现在第一季度信贷和社会融资总量的日均增加,以及基础设施和房地产投资的加速。一线城市和一些二线城市的房地产销售疯狂,这推动了大宗商品,尤其是煤炭和钢铁的飙升。

其次,商业银行的债务压力和不良资产压力如此之大,以至于高级官员不得不计划发行债转股,但出乎意料的是,这在一些债券市场投资者中引发了恐慌。

以前,债转股都是国有机构,亏损都是国有的,没有人关心它们,它们对债券市场的价格影响很小。然而,现在有各种各样的机构,私人投资者不想成为股东,所以他们开始杠杆出售和兑现。

更为起决定作用的是债务的违约,以前违约的大多数是民企,所以投资者都逐渐抛弃了民企,而是集中在城投公司和国企上,但是近期违约的就是后两者:中铁物资的违约,河北和海南城投公司提前兑付,让整个信用理念出现颠覆。起更决定性作用的是债务违约。过去大部分违约都是由私营企业造成的,因此投资者逐渐放弃了私营企业,将注意力集中在城市投资公司和国有企业上。然而,最近的违约是后两个:中铁物资的违约和河北、海南城市投资公司的预付款,颠覆了整个信用概念。

天津钢管集团脱离渤海钢铁集团,中国城建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成为北京惠农基金等。,动摇了“债券市场信念”的基础。

起初,中铁物资暂停交易看起来很简单,但实际上对市场影响很大,因为一旦一只基金持有该公司的债券,就会引发该基金的赎回潮,基金经理将不得不出售其他资产来应对赎回,这将形成风险传染和可能的踩踏效应。

债权债务关系中最重要的是信用。故意违约或操纵对债权人来说是最可怕的事情。

目前,中国债务规模巨大,债务分布不平衡,债务仍在增加。如果这个问题得不到解决,将影响未来的经济复苏。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有必要打破刚性支付,实现有序去杠杆化。因此,国有中央企业违约是市场化行为,也是打破刚性支付的第一步。

简而言之,本组织对城市投资公司和中央企业国有企业的信念是基于不健康的信贷文化。当然,政府是这一信念的发起者,但投资机构也应受到责备。

自2012年以来,地方政府的债务风险成为公众舆论的热门话题。学术界和媒体一再警告地方政府的债务风险及其未来可能带来的问题。然而,经理们在行动上犹豫不决,在想法上摇摆不定。

当经济下滑时,有必要确保增长,因此发行了大量城市投资债券。当经济上升的风险相对较小时,城市投资公司必须再次清理,这最终会导致巨大的损失和债务积累。

在这个过程中,正是那些以企业信用为投资理念,抛弃了成都债等债券,害怕政府会打破刚性支付的投资者。然而,那些具有所谓“信念”的投机者一再成功。

然而,刚性支付导致债券市场交易过度拥挤,并滋生风险。高级官员肯定会找到有序降低杠杆率的方法,打破僵化的支付方式。

现在是每个人放弃“信仰”的时候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