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正在上演“生死速度”

旁白:最近几天,据估计商品空领导人晚上睡觉时会做噩梦,因为如果他们想切肉,他们就不能离开市场。商品期货繁荣上演了一场多头嘉年华。4月21日的新闻显示,商品今天继续飙升,磁盘像野火一样燃烧。黑人部门、农产品和化工行业共同飙升,推动有色行业全面崛起,共同开花,进入多头嘉年华盛宴,商品五年熊市终于给受压迫多头一个发泄怒火的机会。它只能不受检查。普通话商品指数飙升3.70%,达到9个月高点,盘中一度达到14点

到21世纪末,沥青、铁矿石、鸡蛋、燃料油、精对苯二甲酸、菜籽粕、豆粕、豆1、豆2、淀粉、聚氯乙烯、玉米和籼米收涨,螺纹钢收涨7.38%,棉花收涨6.46%。

仅螺纹钢期货合约,今天的成交量就达到了6056亿元,超过了沪深股市的总成交量5421亿元。

空噩梦很难醒来,每天跳跃空很高,切肉是不可能的。

旁白:这种情势,估计大家都郁闷,不是说好的去库存,淘汰过剩产能么?怎么这么搞?投机也得讲究个逻辑,对不对?但问题就在供给端改革这里:钢铁煤炭行业淘汰过剩产能文件出台央行网站4月21日消息,为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做好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和脱困升级工作的决策部署,充分发挥金融引导作用,支持钢铁、煤炭等行业去产能、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促进钢铁、煤炭行业加快转型发展、实现脱困升级,日前,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联合印发了《关于支持钢铁煤炭行业化解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旁白:这种情况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令人沮丧的。你不同意减少和消除过剩的产能吗?为什么会这样?投机也需要逻辑,对吗?然而,问题在于供给方面的改革:关于消除钢铁和煤炭行业产能过剩的文件于4月21日在央行网站上公布。为落实国务院关于钢铁和煤炭行业产能过剩、解困升级的决策方案,央行、银监会、证监会和中国保监会近日联合发布了《关于支持钢铁和煤炭行业产能淘汰、去杠杆化、降低成本、补短板的意见》。

《意见》提出,金融机构应坚持区别对待、支持和控制的原则,满足钢铁和煤炭企业合理的资金需求,严格控制非法新增产能的信贷投资。

对于长期亏损、偿付能力丧失和市场竞争力下降的企业和落后产能,坚决减少相关贷款的提取。

旁白:新兴产业看到了需求,但需求并不强劲,而且没有开始。传统产业看到了供应,供应是开放的。钢铁像卷心菜一样被出售,他们没有开始。

但是,如果供应方改革减少了供应怎么办?嗯,传统行业有个好的开端,不是吗?沙钢今天提高了螺纹钢的价格。

还有什么?当需求增加而供给减少时,有什么理由不应该提高价格呢?需求在哪里?请看以下情况:第一季度贷款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万亿元。根据央行发布的一季度金融机构投资贷款统计报告,截至3月底,个人购房贷款余额为15.18万亿元,同比增长25.5%,比去年年底增长2.4%,比各类贷款增速高10.8%。第一季度增长1万亿元,同比增长4309亿元。

3月底,房地产开发贷款余额为5.22万亿元,同比增长13%,比去年年底下降4.9个百分点。其中,保障性住房开发贷款余额1.86万亿元,同比增长45.4%,比去年底增长14.1个百分点。房地产开发贷款余额1.8万亿元,同比增长22.8%,同比增长10个百分点。

截至3月底,人民币房地产贷款余额为22.51万亿元,同比增长22.2%,同比增长1.3个百分点。第一季度增加1.5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5045亿元,占同期全部贷款的32.5%,比上年增长1.9个百分点。

旁白:随着房地产如此火爆,资金如此疯狂地涌入房地产行业,国家大幅削减过剩产能,传统行业能不着火吗?央行今年的主要刺激措施从未停止过:一周内,支付宝积分兑换彩票在哪里?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央行两次采取措施变相降低信贷利率,向金融机构释放流动性。

多边基金反向回购模式将成为央行在一段时间内保持合理、充足流动性的重要手段。

4月18日,中央银行对18家金融机构的传销总额为1625亿元,其中三个月期为835亿元,六个月期为790亿元。利率与前期相同,分别为2.75%和2.85%。

这是央行今年开展的第四次多边基金操作,这种释放中期流动性的方法被业内人士称为变相降级。

4月13日,中央银行对17家金融机构开展传销业务,总额2855亿元,其中3个月1270亿元,6个月1585亿元。利率与前期相同,分别为2.75%和2.85%。

这是中央银行今年第三次开展多边基金业务。

自今年以来,央行已两次通过多边基金业务向市场释放中期流动性,并下调了多边基金利率,这在业内被称为变相的双跌。

1月21日,中央银行在20家金融机构开展了多边基金业务,总额3525亿元。

2月19日,由于1,100亿元的中期贷款到期,为保持合理充足的流动性,央行对20家金融机构开展了总额为1,630亿元的中期贷款业务,其中6个月期利率从3.0%下调至2.85%,一年期利率从3.25%下调至3.00%。

旁白:市场必须对强有力的货币宽松做出反应,结果反映在商品期货市场的疯狂上。

投资者抱怨说,直接下大大小小的赌注太刺激了,以至于他们不愿意打麻将。

然而,中国股东是否不想参与并不重要。外国投资者悄悄地进入市场。他们愿意打麻将:国际机构今年3月以创纪录的金额购买了中国股票。据国外媒体报道,国际投资者通过沪港通购买了中国股票,这是自去年夏天股市暴跌以来的最高水平。路透社数据显示,投资者3月份购买了价值181亿元人民币的中国股票,这是自去年8月以来最大的月度资本流入。

根据和讯网的调查,a股在年初大幅波动后,于1月底开始上涨。

迄今为止,上证综指已从1月28日的低点上涨了约12%。

涵盖中国大型企业的恒生中国企业指数自2月中旬跌至7年低点以来,已上涨22%。

《华尔街日报》援引汇丰亚洲销售和交易部门负责人梅纳德的话说,通过沪港通北上的基金是具有广泛投资范围的中长期投资者。虽然投资规模不大,但正在上升。

旁白:但是不要认为中国人民银行是在释放水来保护股票市场。顺便说一下,它正在为期货多头赚钱。不,情况实际上非常严重。从以下信息可以看出:普华永道(PricewaterhouseCoopers):中国银行业的坏账率将飙升至2017年底。随着中国经济增长放缓,银行业的坏账风险将继续显现。

去年,政府和行业为重振不良资产做出了大量努力。整体不良贷款率为1.65%。尽管政府先后推出了资产证券化和债转股试点项目,但不良贷款的增加主要取决于银行自身业务的改善。

普华永道(PricewaterhouseCoopers)在中国银行和资本市场的管理合伙人梁国伟在4月20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他指出,到今年年底,银行业整体不良贷款率可能会继续上升,超过1.8%,甚至接近2%。我相信不良贷款率的拐点不会在今年或明年出现。

据普华永道(PricewaterhouseCoopers)统计,截至2015年底,18家上市银行信用风险增加,不良贷款达到9482.8亿元,同比增长48.61%,平均不良贷款率从2014年的1.22%上升至1.65%。

为了应对日益增加的风险,上市银行相应加大了应对力度。共取消或转移不良贷款3861亿元,比2014年增长67%。

旁白:当坏账率飙升如此之高时,它将如何结束?如果你看看下面的报告,你就会知道这有多可怕:债务市场的总杠杆已经达到5.4万亿元。据机构估计,进出债券市场的杠杆总额已达5.4万亿元。

然而,一些大银行资产经理透露,自去年10月以来,银监会已开始对大银行和股份制商业银行的外包资金进行全面调查,包括外包资金规模、杠杆率等。

据《经济参考》4月21日报道,在经历了2015年下半年a股市场的异常波动后,23.5万亿元的巨额银行理财资金正在寻找新的出路。在短期利率保持稳定的条件下,这些资金继续通过现场和现场外部杠杆流入债券市场,推高市场整体杠杆水平。

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许高表示,国内债券市场的杠杆率大幅提高,基金公司杠杆率的提高尤其值得关注。

如果债券市场像去年的a股市场一样进入无序去杠杆化状态,它将对整个金融体系产生不可忽视的影响。

旁白:如果这件事发生了什么,会发生什么?请看以下几点:杠杆债券市场风险已经逐渐积累。中央政府债券登记结算公司发布的《中国银行业金融市场年报(2015)》显示,截至2015年底,426家银行业金融机构存续金融产品账面余额为23.50万亿元,比2014年底增长56.46%。

其中,65%的财富管理基金投资于债券市场。

数据显示,2016年3月,银行理财产品6个月的预期收益率仍达到4.3%,其下行区间小于资产侧债券收益率的下行区间。

为了弥补资产与负债之间的利率倒置,债券加杠杆已成为当前机构提高固定收益的重要方式。

据了解,与股票类似,债券有两种杠杆作用:现场债券回购和场外分类/结构化产品。

现场债券回购是一种杠杆方式,用以纠正回购方使用质押债券整合资金,然后购买债券的行为。它分为银行间市场和外汇市场。

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非银行金融机构通过质押券滚转债券的配置,大规模增持债券:证券交易商、基金等机构首先用银行在合约外交付的资金购买债券,然后继续用质押回购筹集的资金购买债券,从而形成滚转债券的配置结构。

领域加杠杆包括结构化产品和分级基金。

数据显示,25种主要债券品种的债券实质上违约,涉及16家发行商,其中11家债券自2016年以来违约,违约率明显加快。

违约涵盖包括超短期融资在内的各种债券。违规主体从民营企业蔓延到中央企业,再蔓延到地方国有企业。

海通证券研究(Haitong Securities Research)显示,根据债务负担、盈利能力、短期偿债能力等指标对幸存债券的简单筛选显示,仍有近500只风险较高的债券,总计近7000亿元。

违约风险上升将导致质押率下降或质押资格丧失、估值风险上升和流动性下降,迫使机构去杠杆化,将膨胀的需求恢复到原来的形态,并进一步加大拥挤抛售下的流动性风险和债券市场调整风险。

旁白:如果发生踩踏事件,估计不是一个坑和两个坑的问题。这是一场金融危机。你可以想象如今公共基金交付的心态是为了规避风险。

然而,总的来说,中央母公司是存在的,这种情况不太可能发生,特别是在稳定汇率的目标已经实现的情况下:国家外汇管理局:从今年年初开始,最近对跨境资本外流的压力已经大大缓解。今天上午,国家外汇管理局发言人王春莹报道了2016年第一季度中国外汇收支情况。

王春莹表示,与年初相比,近期跨境资本外流的压力明显缓解。

根据银行结售汇数据,2016年1月赤字为694亿美元,2月份赤字收窄至350亿美元,3月份赤字进一步下降至336亿美元。

考虑到2月的长假,1月至3月银行结售汇日均逆差分别为35亿美元、22亿美元和15亿美元,大幅下降。

银行代客户结售汇是银行向客户结售汇。结汇和售汇是客户购买外汇,售汇和售汇是向客户销售外汇。售汇大于结汇和售汇是结汇和售汇赤字,结汇和售汇赤字是其中之一

王春莹表示,根据该行涉外收支数据,1月份赤字为558亿美元,2月份和3月份赤字分别收窄至305亿美元和261亿美元。

1月至3月,银行对外收支平均日赤字分别为28亿美元、17亿美元和11亿美元。

旁白:那么你知道央行一周内降低了两次目标吗?如果债券市场真的发生了什么事,你可以想象降息就像一只离弦的箭。

无论如何,现在美联储已经明确表示加息很容易。至多,它将采取一些措施来提高利率: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可能降至1.25%。美国第二大人寿保险公司保诚(Prudential)彭博预测,由于日本、欧洲等地的负利率,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可能跌至1.25%的新低。

保诚集团全球固定收益债券和外汇交易主管RobbertTipp表示,由于全球利率普遍较低,美国国债收益率将下降。在2016年剩余时间里,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将主要在1.5%至2%之间波动,最低或最高为1.25%,打破了2012年1.38%的低点。

事实上,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自今年以来一直呈下降趋势。

事实上,由于日本和许多欧洲国家实行负利率,日本和其他政府债券的收益率一直保持在低水平。

今天,20年期日本政府债券收益率跌至0.25%的创纪录低点,30年期日本政府债券收益率跌至0.285%的创纪录低点,40年期日本政府债券收益率跌至0.30%的创纪录低点,而10年期日本政府债券收益率今年3月跌至-0.085%的创纪录低点。

贝莱德集团(BlackRock Group)首席固定收益投资策略师杰弗里·罗森伯格(JeffreyRosenberg)表示,美国政府债券收益率相对高于其他发达国家的债券,迫使投资者在低负利率的全球环境下购买期限更长的美国债券。

这反过来又导致美国国债价格上涨和收益率下降。

旁白: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债券市场不会引发集体踩踏危机,因为套期保值措施已经到位,市场心理仍然存在。没什么大问题。

纽约大学的学者罗伊史密斯(RoySmith)说,但从长远来看,中国经济陷入了大麻烦:众所周知的乌鸦嘴:中国现在正处于生死攸关的关键时刻。经过近40年的快速经济发展,中国现在已经到了生死关头。

史密斯上世纪90年代曾在一家银行工作,他成功预测了日本的衰落。

史密斯说,考虑到各种独特性,中国的经济和社会体系变得越来越复杂和麻烦。

史密斯在2015年夏季中国股市崩盘前夕警告称,中国可能面临与日本类似的财政困难。

尽管中国已承诺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但中国的金融体系仍由大型国有银行主导,信贷资源更倾向于受政府青睐的借款人。

一些限制性政策导致移徙工人只能享受有限的社会服务,而这种服务迄今没有得到很大改善。

史密斯说,中国需要更深入地推进改革,让市场力量发挥更大的作用。

中国最终将接受的考验可能是这一角色能否继续。

不可否认的是,两国之间也有许多不同之处。

1990年,中国远不如日本发达。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13年中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仍然只有日本1960年水平的一半。

中国的总债务已经增长到其经济规模的2.5倍,并且没有放缓的迹象。

中国仍然需要依靠新信贷的快速增长来支持第一季度6.7%的同比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以防止全年超出政府目前6.5%-7%的范围。

从日本的经验来看,日本经济停滞不前,主要是由于当年房地产泡沫破裂,影响了银行业承受损失和制造业生产转移到海外。

每日评论:滞胀期间,中国政府实施改革的时间不多了。大宗商品期货和金inka的大幅上涨是全球高通胀将卷土重来的信号。到那时,各国政府的巨额债务注定不会为了控制高通胀而缩减货币。此时,生产率增长率是否高于债务通胀率将取决于此。

这是一场比赛。中国政府别无选择,只能生存或死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