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有一个投资不足的计划。

程凯上证综指在连续6周上涨后,终于在第7周停止了上涨。在本周的三个交易日里,该指数勉强停留在2000点,但这2000点似乎变得越来越不可逾越。

大市场的原因还不够。毕竟,基本面没有多少好消息,也没有多少宏观数据值得担忧。

上周五,尽管国家统计局发布了各种数据,工业和信息化部根据这些数据进行了分析和判断。工业和信息化部(Ministry of industrial and Information Technology)在一份关于2014年上半年中国工业经济运行的报告中,指出了经济运行中的不稳定和不确定因素,首先是投资增长持续放缓。

数据还是一样的。上半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17.3%,增速同比下降2.8个百分点,同比下降0.3个百分点,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长14.8%,同比下降2.3个百分点。

尤其是,每个人都期望的所谓私人投资并不是有效的。今年上半年,私人投资的增长率下降速度快于总体投资,而中西部地区的投资增长率也从高水平下降,即所谓的投资/[/k0/。

制造业投资增长率下降是由于工业和信息技术部给出的原因。然而,更重要的是,这是由于私人投资意愿减弱、市场准入不足、融资困难、融资昂贵、投资审批效率低和土地限制等突出问题造成的。

简而言之,制造业投资不足。

由此产生的问题是,“投资增长继续放缓,导致工业发展后劲不足,这不仅对本期产生负面影响,而且更有可能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保持稳定的经济运行。”

“工业和信息化部表示,重点是工业投资。人们更担心的是房地产投资。

我不会重复房地产投资的数据。我今天想提的是外界对房地产投资下降可能造成的问题的判断。我不得不引用两个外部评论,我的感觉是中国的房地产问题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第一份是《华尔街日报》提到的堪萨斯城联邦储备银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Kansas City)的一份研究报告,称房地产市场的疲软正威胁着中国的经济前景。如果中国希望今年达到7.5%的经济增长目标,中国央行和地方政府可能会被迫干预。

该报告作者所依据的数据仍然是我们已经看到的数据,“新贷款在6月份急剧增加后,在7月份急剧下降”和“住宅销售在前7个月下降了10%以上”。

然而,作者的分析更加悲观,因为他们认为房地产和建筑活动在中国以前的高经济增长中发挥了关键作用,甚至他们“帮助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他们引用一组数据称,“自1998年住房制度改革以来,中国房地产投资年均增长20.2%,约为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的两倍。

“虽然他们说得这么认真,我们真的不需要太重视它。

虽然据说是美联储(Federal Reserve),但这只是堪萨斯州的分号,也只是一名经济学家和一名助理研究员的话。我不知道一年将会产生多少这种水平的研究报告。

然而,这份报告提出的问题仍然值得重视,就是“我们如何确保全年的本地生产总值增长7.5%”《金融时报》社论也有一篇外部评论,更直截了当,标题是“中国强调保护房地产市场,实现软着陆”。

《金融时报》是一份真正的国际性报纸,关注全球事务。

报告称,“中国摇摇欲坠的房地产市场是全球经济面临的最大威胁之一。

建筑业和房地产业不仅占到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的13%,还构成了中国固定资产投资的支柱(全球大宗商品出口商的指路明灯)。

英国《金融时报》担心,“几个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以及哥伦比亚、智利、俄罗斯、巴西、印度和秘鲁,可能会受到基本金属和其他大宗商品出口需求大幅下降的沉重打击。

中国是这类商品的定价者。

因此,为了中国自身和整个发展中国家,中国政府应该加倍努力,确保中国房地产市场的软着陆。

“在美联储变得越来越强硬的时候,全球经济最不需要的就是中国的房地产崩盘。

“说英国《金融时报》的社论也有些夸张。像堪萨斯联储的起点一样,这些年来,他们在中国快速的经济发展中过于重视房地产因素。他们没有充分考虑中国在城市化进程中吸收房地产增长的能力。更牵强的是中国房地产市场和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之间的经济关系。

这些都是很好的话题,但是把整个经济看得太“混乱”是不合适的。南美洲的蝴蝶如果扇动翅膀,肯定不会引起太多风浪。

为什么我说“皇帝不急,太监急”,是因为中国本身由于房地产市场的暂时波动,在政策上没有大动作。

诚然,全国各地的城市已经一个接一个取消了购买限制,一些城市也在试图放宽贷款限制。

但是目前的房地产市场和几年前的最大区别是什么?事实上,这是中央政府的态度。

现在的政府对楼市没有产业政策上的表态,有的只是继续提出保障老百姓的基本住房需求。本届政府在产业政策方面对房地产市场没有立场,只是继续提出保护普通人的基本住房需求。

中央政府更关心政策导向的经济适用房,只有政府主导的棚户区才参与投资需求。

此外,政府对房价只字未提。

我的想法是,高铁建设和棚户区改造确实可以发挥作用,但房地产市场的投资下降是不可避免的。

正视房地产行业投资不足并不是真正的“政府将拯救开发商”。我们需要对房地产投资的下降进行正确的评估,并制定一套合理的对策。

英国《金融时报》有一句谚语是无稽之谈,但也是事实,“全球经济最不需要的就是中国的房地产崩盘。

“中国最不需要的东西也是如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