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只能完成两个就业和减排目标:“投资是当地经济的生命线”

深圳报告称,随着第四季度的临近,江苏、山东、山西、黑龙江、湖南、广东等省都将重点项目的投资和建设列为近期的优先事项,以力争实现全年国内生产总值目标。

“稳定经济增长的压力很大,但方法并不多。投资是唯一的生命线。

中央省发改委的内部人士告诉记者,一方面,今年房地产投资销售下降过快;另一方面,工业投资也受到市场需求的极大影响。政府不得不增加基础设施投资,但仍难以弥补这两个领域的损失。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NDRC)坦率地对我们的记者说,现在预计,除就业和减排目标之外,包括国内生产总值任务在内的大多数目标今年将难以完成。

“投资是救命稻草(Investment Is Life Saving Straw)”国家统计局近日发布了8月份的主要经济数据,如生产者价格指数、工业增加值、固定资产投资、房地产开发和销售等,呈现总体下降趋势,推动各项指标的月度数据曲线继续见底。

其中,工业增加值和固定资产投资规模以上增速分别创下68个月和2013年新低。

谈到稳定增长的措施,上述来自中央省发改委的人士告诉记者:“抓项目已经成为唯一的手段。至于市场需求,政府在哪里可以控制?

在其他方面,政府只能做一些服务,如优化环境,帮助解决无法解决的征地拆迁问题,简化被卡住脖子的审批。

“据了解,该省2014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目标是10%,比2013年的10.1%下降了0.1%。

但是,省发改委的人告诉记者,今年的国内生产总值任务肯定不会完成。目前,除就业指数和减排指数外,所有其他样本可能都没有完成。

此外,由于波动相对较大,进出口指数仍有望完成。

根据年初对该省的分析,今年房地产投资的下降可能会对该省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造成0.5个百分点的影响。

“经济能否在后期复苏取决于投资。只能说,政府有信心遏制下半年的持续下滑。没有一个地方政府会注意到这一趋势的下降。

据消息人士透露,政府投资将不会尽可能进入竞争领域。铁路建设、棚户区和基础设施建设仍有可能,与前几年的投资相比,仍有许多重叠。

这个省不是唯一一个没有完成国内生产总值任务的省份。深圳将2013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目标从9%提高到10%,最终完成10.5%,并将2014年的目标设定为10%。

然而,出乎市场意料的是,今年1月至7月,深圳的进出口数据下降了28%,社会消费品的工业增加值和零售额增长了一位数。

从1月到7月,新建商品房面积下降了60.4%,降幅巨大。

“深圳今年的经济增长任务预计也不会完成。目标定得很高,进出口降幅太大。

“深圳的一名政府官员告诉记者,深圳过去的投资并不大。今年的出口和消费疲软,需要更多的投资来弥补缺口。

9月初,深圳宝安区70个项目开工,总投资105亿元。龙岗区已开工66个新项目,计划总投资160.43亿元。

投资仍然是许多省份稳定增长的生命线。

根据地方政府的公开数据,山东和江苏今年1-7月投资超过2万亿元,河南、辽宁、河北和湖南省固定资产投资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甚至超过一半。

湖南省统计局指出,由于投资放缓、需求不足和结构性产能过剩,投资型和资源型产业在过去两年一直处于低迷状态,成为影响产业衰退的主要因素。

特别是进入8月份后,全省工业生产进一步深入调整,产业分化发展趋势更加明显。

展望下一阶段,湖南省统计局认为,工业生产面临的总体环境在短期内将难以显著改善。基于8月份的低增长率,如果工业经济要实现急剧逆转和加速增长,今年第二季度仍将面临巨大的市场压力。预计今年工业经营形势将依然严峻,难以实现生产的显著稳定和恢复。

“从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这与前几年不同,也就是说,没有更多的刺激措施,重大政策需要由中央政府决定,而省里也没有这种权力。

“海南省发展改革委官员告诉记者,总体经济形势低迷,各省面临的问题相似。

这种结构很难调整。“根据这个原则,国内生产总值不能完成并不重要。政府应该有决心消除落后的生产能力,提升产业。然而,事实上,地方投资仍然没有底线,从业绩的角度来看也存在问题。

上述NDRC消息人士告诉记者,淘汰落后产能目前不是小问题,各地积极性不高。生产能力落后的企业往往是各县的主要财税户。

对省级官员来说,唯一的缓解是服务业的就业比例有所增加,今年的就业数据也有所改善。

然而,省发改委的人表示,政府不仅重视就业数据,而且居民收入增长、企业效益、产业结构调整和投资收入等其他方面都是考核指标。

在NDRC看来,经济转型取决于社会能承受多少。

从目前看,经济不景气对老百姓的生活尚未产生特别大的影响,可以趁机推动改革,目前中央改革决心很大,但地方阵痛不小,短期很艰难。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经济衰退尚未对普通人的生活产生特别大的影响。我们可以借此机会推进改革。目前,中央政府决心进行改革,但地方的阵痛不小,短期内非常困难。

“广东省需要调整结构以促进转型,但也需要保持高增长率。显然,这里有一些矛盾。

“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科研部主任丁力告诉记者,他过去通过出售体力和资源参与全球分工,但现在他不能继续下去,需要创新和技术。

然而,广东省仍然是全国最大的经济体,任何领导人都不想失去手中的王冠。

广东省2014年的预期经济增长目标是8.5%,比2013年增长0.5个百分点。它也是中国唯一一个逆趋势增长的省份。

去年11月,中央领导访问湖南时,强调各级要追求真正的、无水分的国内生产总值,追求有效的、高质量的和可持续的经济发展。

然而,从丁力的角度来看,地方政府的经济运行轨迹至今没有改变。本质上,和前几年一样,投资被用来推动经济增长。

“当我们谈到转型和升级时,我们都在谈论用笼子代替鸟,以及转移产业。但这不是转型升级。它应该鼓励人们走创新和创业之路。

“丁力说,政府不能独自走投资之路。经济的良性循环尚未建立。然而,核心是改革和创新,使企业感到有利可图。然而,这要求法律确保企业不敢参与。政府不应该尽其所能,让市场投资可以投入市场的东西。

前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李钟毅曾表示,2013年投资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达到76.7%,而“十一五”投资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为59.5%,“十五”投资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为41.58%,而“九五”投资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为32.83%。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年固定资产投资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越来越高。

李钟毅说,投资的年增长率是国内生产总值的两倍或三倍,这可能进一步促进和诱发信贷扩张、赤字增加、土地销售加速和高负债。恐怕土地融资和产能过剩的这些弊端会越来越明显。

经济学家徐小年认为,目前的投资只会增加更多过剩产能。中国经济转型的出路需要摆脱政府主导的投资驱动模式,采用新的经济增长模式。特别是,经济只有在需要内部开放、创造新的投资机会、开放垄断行业、放松和放松管制、尊重和保护私有产权的情况下才有希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