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月困惑”,特朗普继续痛苦地辗转难眠

■2月20日在马晓霖,美国总统特朗普接管白宫整整一个月,执政的“满月”非常令人不安。

显然,他还没有完全从候选人转变为传统的统治角色,造成了各种混乱和不适,也招致了许多批评、怀疑和焦虑。

当然,特朗普执政“满月”并非一无是处,作为精明的商人总统,他大事不糊涂,也足够雷厉风行,只是反建制和民粹意识太过浓厚,显然还有很多学费要支付。当然,特朗普的“满月”并非没有优点。作为一个精明的商人总统,他不会对重大问题感到困惑,但他也足够精力充沛。然而,他太过反对当权派和民粹主义,显然还有很多学费要付。

外交混乱,重视裙带关系特朗普是一个没有任何外交历史和经验的新司机。上任的第一天,他就开始对美国的外交政策辗转反侧。

令美国人和全世界震惊的第一个命令是解除所有大使的职务,不留任何回旋余地。

这种粗暴和不合理的做法在美国历史上确实罕见。这不仅彻底清洗了奥巴马外交前线团队的脊梁,也让世界超级大国突然从所有外交国家的外交界消失。

这种方法最初让人们感受到特朗普报复心强、报复心强的行事风格,并将总统在外交事务中的专断权力发挥到了极致。

特朗普任命石油公司的大老板特瑞森为国务卿,负责全球外交事务。

蒂尔森显然是一个相对温和低调的国务卿,与奥巴马时代希拉里和克里两位强大的外交部长截然不同。除了商店本身磨练出来的成熟和老练,恐怕他在很大程度上避开了特朗普的攻击性优势。

特朗普不仅继续他的“推特”治国平天下的思想,还在几个外交场合发表了乱七八糟的言论。胡锦涛发表声明,直接越过蒂尔森,引发了国内外的不良反应。

2月15日,特朗普在会见来访的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Netanyahu)时声称,“两国解决方案”不是解决巴以冲突的唯一可能性,并承诺对可能带来和平的替代方案持开放态度。

这句话引起了全世界的骚动,因为它意味着美国将放弃前几届政府,特别是布什政府采取的“两国计划”政策,并且不再支持建立一个独立的巴勒斯坦国。

不仅如此,如此重要的会议没有副国务卿级别的外交主任参加,这显示了他的任意性。

2月19日,特朗普在一次关于欧洲难民的演讲中谎称“昨晚”在瑞典发生了恐怖袭击。当他发现自己违背了诺言时,他把责任转移到了推特上的福克斯新闻频道。

特朗普对瑞典的公开造谣很快成为一个网络笑话,甚至差点引发外交危机。

瑞典外交部紧急干预美国国务院,要求美方澄清特朗普耸人听闻的捏造。

在参与白宫外交时,特朗普还通知国务院缩小该组织的规模,并将外交事务移交给亲属,特别是他的犹太女婿、白宫助理库什纳和女儿伊万卡。

库什纳不仅被媒体形容为特朗普的墨西哥和中东特使,而且可能是他推翻“两国解决方案”的幕后黑手。

伊万卡也非常活跃,被媒体形容为“第一夫人”,经常扮演一个非同寻常的角色。

春节期间,她出席中国驻美国大使新年联盟被解读为特朗普与中国友谊的信号。

2月14日,特朗普在椭圆形办公室会见加拿大总理特鲁加时,伊万卡实际上坐在了总统椅子上,让特朗普和特鲁加站在两边,并在几个新媒体平台上发布了这张“总统椅子照片”,在美国引起公众不满,指责她超越并取代继母成为第一夫人。

事实上,没有一个非总统大人坐在这张椅子上。

显然,美国不喜欢公众舆论的不是伊万卡的宣传,而是她无法会见外国领导人以及她不喜欢特朗普强调裙带关系。

特朗普上任以来最具争议的行政命令是禁止一些穆斯林国家的公民入境,并取消大量穆斯林申请人已经获得的入境签证。该命令继续与当权派、民主党和媒体摇摆不定。

在受到国际和国内舆论的批评以及联邦巡回法院暂停“对穆斯林的禁令”后,特朗普迷恋于不改变,没有寻求最高法院重新考虑联邦法院的裁决。相反,他试图通过新版本的行政命令来促进他对穆斯林的禁令。

据报道,其小组正在秘密起草新文件,包括限制接纳新难民和暂停新的签证程序,甚至利用国民警卫队在全国搜寻非法移民。

21日,国土安全部发布了两项限制移民的指导性计划,可能会尽快驱逐多达1100万成年非法移民,并实施特朗普1月份签署的加强边境管制和限制移民的法令。

特朗普与民主党甚至共和党当权派的不和似乎也没有得到解决,这与过去当选总统试图弥合政治分歧、整合两党选民意愿的传统大相径庭。

在2月16日的新闻发布会上,特朗普表达了他对民主党和两党制的愤怒和不满。他不仅批评了奥巴马留下的所谓“混乱”和“分裂”,还指责司法系统、民主党和媒体破坏了他们清理国家的努力。

特朗普对传统媒体的厌恶尤其直言不讳。他指着出席记者招待会的记者的鼻子,谴责报纸和电视忽视新政府的稳定和成就,并将白宫描述成一片混乱。

特朗普甚至说,“华盛顿特区、纽约和洛杉矶的大多数媒体不是为人民说话,而是为特定利益说话。

我只是说你们都是不诚实的人。

“特朗普对美国媒体怀有长期的敌意。他不仅在选举期间制造了个人敌意,而且变得愤怒,因为权力被媒体锁在笼子里,而不是在就职后改善敌对关系。

特朗普的“穆里尼奥禁令”引发的海啸远远超过了国际社会对国内舆论的反应,捍卫美国传统价值观的媒体在鼓励这场海啸中发挥了关键作用。由于《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的曝光和抨击,弗林被迫辞去了他23天的国家安全助理职位。

这两次挫折玷污了特朗普的新政,是“满月混乱”的典型例子。

特朗普上任的第一个月刚刚走过了“百日新政”的三分之一路程。

客观地说,特朗普的行动是史无前例的,一个月内发布了46份文件,包括12份行政命令、12份总统备忘录、2份公告和20份与行政和预算有关的文件。

这些文件包括一系列新政倡议,如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终止奥巴马医改和枪支管制措施、精简政府机构和支出、重建军队、控制穆斯林移民、加强公共安全、放开油气生产和基础设施投资等。成绩也相当突出。

然而,由于特朗普太用力、太快的抛掷,造成了上下层内外的不适和不适。

尽管特朗普在外交上制造了很多麻烦,但他在包括美中关系、美中契约和美俄关系在内的重大政策上保持了稳定的趋势。

在他承诺关注的贸易、投资和货币等关键领域,特朗普尚未匆忙拿出对策。

即使在内部关系上,特朗普的抱怨也是抱怨,但他与执政党和民主党的整体关系相对温和,他正处于相互调整的时期。

美国的民意测验和选举阶段一样两极分化。不同的民调显示特朗普受欢迎且令人讨厌的相反态度。

此外,美国公共政策机构就是否弹劾特朗普进行的民意调查实际上分别有46%的人赞成和46%的人反对。这表明,身处“满月混沌”的特朗普仍然极具争议,名声好坏参半。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特朗普分裂的美国仍然有明显的伤痕。特朗普要成为一名成功的总统,还有更多的考验和磨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