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占行业规模1%的公众信任何时才能打破僵局

2014年信托行业最大的突破是设立担保基金。2015年,公众信任有望成为该行业的下一个突破点。

在今年的两会上,包括永龙银行董事长、招商银行前行长马魏华和湘江集团翟梅清行长在内的CPPCC委员都把重点放在了公众信任上。

马魏华在提议在深圳启动慈善信托试点项目时,呼吁加快公众信托。他建议在深圳启动全国慈善信托试点项目,探索慈善信托建立、监督和培育的新思路、新方法和新举措,为全国慈善信托的发展“突破难题、探索新途径、示范”。

此前,NPC和CPPCC成员多次提到土地转让信托基金、信托行业安全基金和公共信托基金。现在土地转让信托已经破冰,信托安全基金已经建立,而公共信托仍然停滞不前。

对此,一位信托内部人士告诉记者,有许多因素使得公众信任难以扩大规模。最重要的一点是缺乏信托财产登记制度。

仅占行业的1%。事实上,马魏华在2014年提交了一份关于公共信托的提案,当时他建议将信托机制引入公共慈善基金的管理。

因为“只有明确公益慈善基金作为信托财产的独立性,公益慈善基金财产才能从管理人和受托人的固有财产及其管理的其他财产中分离出来,从而赋予公益慈善基金财产法律保障”。

今年,马魏华继续为公益信托代言:“要加快多层次法律政策相结合的体系建设,加快《深圳经济特区慈善促进条例》的立法进程,制定并颁布《深圳市慈善信托管理暂行办法》,督促深圳市委、市政府在2015年3月努力发布促进慈善事业健康发展的实施意见。

”他认为,虽然2001年《信托法》是“公共信托”的一个专门章节,并建立了其原则性法律框架,但缺乏具体的实施规则和法律解释导致了在实际实施过程中缺乏可操作性。

“一是公益事业监管机构不明确,监管成本和风险过高。二是信托财产登记制度缺失,非资本性公益信托受到限制。

“这些都成为推迟促进公众信任的重要原因。

记者注意到,尽管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早在2014年国务院会议上就指出,“我们应该积极探索金融资本支持慈善事业发展的政策渠道”,但公众信任的发放并不令人满意。

自2001年《信托法》提出“公益信托”概念以来,直到2008年才进行了“5.12抗震救灾公益信托计划”等具体探索。

用益信托数据显示,2014年仅有万向信托、国源信托、国家信托和湖南信托四家公司分别发布了四项公益信托计划。来自《中国信托业发展报告》(2013-2014)的统计数据还显示,截至2013年底,信托公司共推出39个公益信托和准公益信托项目,总资本129.17亿元,仅相当于全国信托资产的1%左右。

一位信托行业内部人士告诉记者,中国公开发行信托的数量和规模都非常低,这不是偶然的,也不意味着信托公司不愿意主观发行。主要原因是《信托法》中承担审批等监管责任的公益信托监管机构方向不明。因此,在许多实际操作中,经常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包括民政部门、教育部门、卫生部门或与特定公益目的相对应的文化部门等。由于没有明确的授权和拒绝承担审批责任,信托财产登记制度的缺失也极大地限制了一些非资本性公益信托的发展。“例如,以股权和其他非资本形式建立的公共信托目前难以实施,显然仅仅依靠资本公共信托是不够的。

许多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公益信托的发展存在一些困难,但公益信托也将是未来信托业转型的方向。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湘江集团董事长翟梅清指出,与非公开筹资等其他公益形式相比,公益信托的优势显而易见。

例如,国家和地方公共基金的原始资金不得低于800万元和400万元,非公共基金的原始资金不得低于200万元,而公益信托没有原始本金门槛限制,其原始财产规模没有法律限制,不需要取得法人资格。同时,公益信托对捐赠比例没有限制,不仅可以实现公共资本的财务增值,让原有资金不断发酵,还可以灵活运用增值资本开展公益项目,从而点燃公益事业,形成燎原之势。

此外,公益信托的安全性和稳定性也使得公益信托在成立后不会因各种情况而终止,能够稳定地实现公益目的。

因此,为了创造一个发展公益信托的良好平台,翟梅清代表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提案的形式,呼吁尽快建立一个由非公益基金建立公益信托的支持体系,寻求公益信托与金融的最佳结合,充分利用社会的潜在资源,激发企业公民的公益热情。

“首先,从法律层面确定非公资金可以设立公信托;其次,为公益信托制度奠定坚实的基础,并颁布专门的实施细则。第三,尽快研究制定公益信托税收政策和优惠措施。

翟梅清指出,“为了创造有利于公益信托发展的环境,税收和信托法应该进行调整或修正。

”马蔚华指出,应加快推进多层级法规政策相结合的制度体系建设,加快推进深圳经济特区慈善事业促进条例的立法进度,制定出台深圳市慈善信托管理暂行办法,推动深圳市委市政府力争2015年3月份出台关于促进慈善事业健康发展的实施意见。“马魏华指出,要加快多层次法律政策相结合的体系建设,加快《深圳经济特区慈善促进条例》的立法进程,制定并颁布《深圳市慈善信托管理暂行办法》,督促深圳市委、市政府争取在2015年3月出台促进慈善事业健康发展的实施意见。

同时,着力解决慈善信托实践中亟待解决的问题;证明在前海注册成立专业慈善信托公司的可行性;建立统一的信托财产登记制度”,建议引入地方信托财产登记相关法律法规,建立系统的信托财产登记制度,设立统一的登记机构,明确登记效力和程序,有效衔接现有股权和房地产登记,释放非资金的房地产、股权等潜在慈善资源,有效鼓励高端财富集团从事慈善事业。

“他认为,率先开展慈善信托试点,将有利于推动新时期民政改革创新,探索加快建立中国现代慈善信托制度的途径,深化金融领域改革创新,倡导金融机构和金融资本支持慈善事业,鼓励中国慈善财富高效服务社会发展,充分发挥慈善信托的制度优势,丰富现代慈善发展形式的多样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