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已经停在悬崖边缘,但欧元区可能不会

它持续了5个月,经历了11轮欧盟财长会议无法解决的问题,最后在一次临时欧盟领导人峰会上“转向”,这再次证明了希腊总理齐普拉斯(Tsipras)的主张,“希腊债务危机不是经济问题,而是政治问题。”

6月23日凌晨,经过约4个小时的谈判,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终于向市场发出了一个宽慰的信息——当晚的峰会避免了混乱和无法控制的“希腊事故”。

“今天希腊的提议表明,我们为长期停滞的谈判进程注入了新的机制。

我们希望所有领导人能够团结一致。

齐普拉斯向我们保证,希腊政府将履行其达成协议的承诺。

”图斯克说道。

在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奥朗德的“支持”下,希腊必须留在欧元区,被推到悬崖边缘的希腊再次被拉回到安全的地方。

然而,欧盟领导人的“支持”只是打开希腊政府和债权人陷入的“囚徒困境”的一把钥匙。他们能否最终出狱需要更大的政治智慧。

即使希腊危机以喜剧收场,危机暴露出的欧元区缺陷也将使再次踏入同一条河成为可能。

6月22日,在欧盟领导人紧急峰会前约半小时,齐普拉斯向与会的欧盟领导人提交了最新的改革草案,这是自希腊新政府成立以来向欧盟提交的第六份改革提案,也是自6月希腊危机进入最后游戏阶段以来提交的第四份提案。

与此前在严厉反对紧缩政策和“英国退出欧盟”的威胁下出现的“违约”不同,希腊政府通过11项紧缩措施,包括税制改革、出售国有资产、削减预算等,向欧盟领导人展示了留在欧元区的诚意。

在希腊政府提交的最新改革提案中,有三个项目涉及税收改革。

作为债权人对增值税改革让步的交换,希腊政府对富人征税,并提高了企业税和奢侈品税。

在最新提案中,希腊政府坚持将增值税税率维持在23%、13%和6%,而不是债权人要求的23%。

然而,为了安慰债权人,希腊政府在其提案中增加了“团结税”(solidarity tax),这项针对收入超过5万欧元的人的新税实际上是目前在欧洲引起激烈讨论的“富人税”。

税率是8%。

同时,希腊政府将给予年收入低于3万欧元的低收入家庭减税。

同样,“劫富济贫”的理念也体现在奢侈品税和企业税的改革中。

希腊政府将扩大奢侈品税的征收范围,将飞机、大型汽车和10米以上的私人船只等消费品包括在内。

最大的税收改革来自企业税。

希腊政府计划将希腊企业税率从目前的26%提高到29%,并对收入超过50万欧元的企业征收超过正常税率12%的一次性附加税。

关于进一步推进国有资产私有化的问题,希腊政府也提出了附加条件。

希腊政府表示,将为投资者设定最低投资限额,并让他们承诺,他们的投资将为当地经济带来增长。

与此同时,希腊政府拒绝了债权人提出的电网运营私有化的建议。

然而,希腊政府有一个电信私有化的“后门”。希腊政府表示,在下一笔援助款项到来之前,不会考虑出售其在国有电信公司的股份。

据希腊政府估计,一旦改革计划实施,其基本预算盈余不仅会满足欧盟的要求,还会超过。

希腊政府表示,削减支出和税收将使其在2015年和2016年的月收入分别达到26.9亿欧元和52亿欧元,分别占其国内生产总值的1.51%和2.87%,高于债权人设定的1%和2%的目标。

它不仅包括欧盟紧缩计划所要求的增税和减支要求,还超过了债权人设定的预算盈余目标。难怪希腊这次提出的改革计划被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视为“迄今为止最体面的文件”。

然而,欧盟领导人面临的任务是检查希腊的改革计划是否如其描绘的那样美好。

残酷的事实虽然新的改革计划透露了希腊政府的极大诚意,然而能否实现却是能力问题。残酷的事实尽管新的改革计划显示了希腊政府的巨大诚意,但能否实现是一个能力问题。

税收改革作为希腊政府改革计划的核心内容,将发挥关键作用,但也可能引发希腊下一场危机。

法国的“富人税”不仅引发了法国富人移民潮,还带来了资本外流、失业和税基缩水等后遗症。

最后,法国政府不得不在2015年取消税收。

法国发生的事情可能对希腊是一个教训。

与此同时,公司税的增加将对希腊经济造成更大冲击。

如果实施新税率,希腊的公司税不仅将超过欧盟平均税负(23.5%),还可能超过欧盟成员国中公司税最高的法国(36.1%),成为欧洲公司税最高的国家。

债务危机爆发以来的六年里,希腊已经有近20万中小企业破产,占中小企业总数的四分之一。

更糟糕的是,齐普拉斯的改革提案还触及了他的左翼左翼左翼联盟为他设定的“红线”。

尽管新提案坚持目前的养老金比率将保持不变,但它承诺在2020年推出一个新的更低的养老金改革计划。

这可能会影响希腊议会通过新计划,甚至可能导致希腊政府的另一次更迭。

自希腊债务危机爆发以来,希腊政权已经改变了三次。

冒着政治前途的风险,齐普拉斯将交换更大的权重——他希望国际债权人能够延长或减记希腊债务。

齐普拉斯的“尝试”隐藏在新提案的倒数第二篇文章中。希腊政府希望欧元区能够借钱赎回欧洲央行持有的270亿欧元希腊债券,换句话说,就是同意推迟发放这笔巨额贷款。

希腊政府含蓄地提到,更困难的债务减记目标是“希望获得更可行的债务偿还计划”。

事实上,债权人非常清楚,希腊政府在该提案中给出的短期小额基本预算盈余远远不足以弥补其巨额债务赤字空。如果希腊想要摆脱债务危机的噩梦,债权人必须做出牺牲。

然而,齐普拉斯的“尝试”很可能将已经停在悬崖边缘的希腊再次推入深渊。

即使希腊政府最终完成了改革,债权人也做出了妥协。这六年的闹剧还揭示了一个残酷的事实,即欧元区作为一个拥有货币联盟但没有财政联盟的“多怪物”,一直无法支持欧盟一体化的庞大机构。

如果没有强大的整合政治意愿,欧元区可能不得不在未知的危险中前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