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应该有多透明

程凯作为一个长期跟踪观察央行货币政策的人,我经历过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的跟踪报道,也经历了他的下一任主席伯南克生涯全程观察,到现在则是他们两个一直以来的同僚耶伦在美联储主席任上,当然,耶伦的主席生涯也有可能到期了。作为央行货币政策的长期观察者,程凯经历了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的后续报告和他的下任主席伯南克的整个职业生涯。现在美联储主席是他们的两位长期同事耶伦。当然,耶伦的职业生涯也可能结束。

如果说我在这样一个长期的后续观察、分析和评论过程中有什么经验的话,那就是美联储正在从一个人的美联储(Federal Reserve)变成一群人的美联储(people Federal Reserve)。

这种感觉听起来很奇怪,因为美联储一直是由一群人组成的。美联储理事会应由七名执行董事组成,包括一名主席、一名副主席和五名其他执行董事,由美国总统提名。美国国会确认每个执行主任的任期为14年。

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有多达19名成员,包括12家美联储银行的行长。

嗯,在格林斯潘时代,我们只在提到美联储时才认识格林斯潘。在伯南克时代,我们似乎已经看到了副主席兼执行董事的消息。至少我们必须了解盖特纳和耶伦。在耶伦时代,在关于货币政策讨论的新闻报道中,我们突然发现世界各地有如此多的美联储执行董事和美联储银行行长。尽管普通人仍然不记得另一位央行行长突然出现在哪里,并对货币政策发表了一些鹰派或鸽派的言论。

现在我们知道美联储是一个群体,关键是这个群体中的每个人都在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或者正在扮演一个前所未有的角色。是因为现任主席耶伦太弱,还是仅仅是美联储的行动机制,美联储在格林斯潘、伯南克和耶伦之后经历了微妙的变化,使得决策的声音更加透明,决策更加民主?我们对此一无所知。

根据最新报告,美联储目前有三个席位空空缺,其中一个空空缺了七年。特朗普将填补这个空缺。

美国媒体猜测,前美国财政部副部长、现任凯雷合伙人兰迪·夸尔斯(RandyQuarles)可能是候选人,而高盛公司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科恩(Cohen)可能接替耶伦,耶伦的任期将于明年届满。

市场对美国货币政策的预测比格林斯潘时代好吗?这个结果仍然不太确定和明显,但是变化正在一点一点地发生。

美联储或央行应该在货币政策决策中更加透明和民主吗?因为他们的决定对市场有着无与伦比的影响。

美国经济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斯蒂格利茨(Stiglitz)一直坚持美联储的行为应该更加民主和透明,而不是盲目追求央行的独立性,因为央行的货币政策本身会影响所有利益相关者。

有趣的是,作为格林斯潘的继任者和耶伦的前任,伯南克在这个话题上有着清晰明确的想法和表述。

在伯南克回忆录中关于采取行动的勇气的“美联储主席”一章中,他提到了自己对美联储透明度的看法:“蒙塔古·诺曼(montague Norman)曾在20世纪20年代和40年代担任英格兰银行行长,他将“从不解释,从不辩护”作为央行的行为准则。

许多人提出了各种观点,主张在制定货币政策的过程中保持中央银行的神秘。但我认为央行这样做的原因与热狗制造商拒绝让人参观工厂的原因是一样的,因为一旦神秘消失,公众就会知道“产品”的生产过程,产品的吸引力就会减弱。

“虽然当伯南克进入美联储时,主席碰巧是格林斯潘,他对市场有着最神秘的感觉,也是最模棱两可的言论,但伯南克仍然反对这种混淆市场的方法:保持决策过程的神秘性是有利也有弊的事情。一方面,这有利于让央行行长们显得无所不知,并增加短期利率的灵活性。另一方面,它会迷惑公众,迷惑市场,并为阴谋论创造温床。

在当今世界,公共和私营部门越来越重视透明度和问责制,我认为美联储制定过程的神秘性已经过时。

伯南克还认为,神秘感降低了货币政策的有效性。

在与经济学家米什金(Mishkin)的一篇关于通胀目标制的论文中,他指出,如果央行能够与公众和市场进行清晰沟通,那么货币政策就能产生更好的效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