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值融资成为竞争焦点

近日有报道称,银监会本月要求部分银行降低理财产品收益率以控制风险,此举旨在进行表内理财,即资本担保理财。

这位记者要求几家银行确认。虽然他未能证实消息的真实性,但从各银行的报表来看,保本和财务管理的规模已经缩小,银行财务管理的性质回归到其“代理财务管理”已经成为业界的基本共识。

这无疑与中国银行业协会(China Banking Association)近日发布的《2016年中国银行业金融服务发展报告》相似,该报告预测2017年将是金融服务转型的重要一年,净值金融产品将成为商业银行间竞争的焦点。

上述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底,非担保浮动收益金融产品余额占银行金融产品余额的79.55%,比上年增长5.38个百分点,而净值金融产品市场增长率占9.37%,高于2016年银行金融发行总量的7.27%。

在银行金融产品增长放缓的背景下,非保本金融产品比重的增加无疑从一个方面表明保本金融产品增长缓慢,银行财务管理正在回归资本管理的本质。

事实上,根据现行规定,资本保全和财富管理是银行的表内资产,相当于变相存款。这是银行突破银行利率限制、提取存款的一种方式。

溥仪标准研究院研究员魏瑶姬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将“只有非保本金融产品才是真正的金融产品”的定义结合起来,保本金融收益将会下降,或者保本金融产品退出舞台的步伐将会加快。

被商业逻辑扭曲的银行财务管理应该以利率市场化为基础。从表面上看,它与银行的传统存款和贷款业务没有什么不同。顾客把钱交给银行,银行再把它放进去。事实上,它有完全不同的商业逻辑。

存贷款业务(即银行通常的表内业务)的业务逻辑是通过吸收存款形成资金池,并通过自身的专业能力开展贷款业务。

在这个过程中,银行可以通过信息生产、信用风险和流动性风险来实现资产负债规模、期限和信用风险的不匹配,从而获得相应的回报。

银行管理是一种具有不同业务逻辑的资产管理业务。投资者将资金委托给资产管理公司,并要求他们自己投资。资产管理公司以预先约定的方式收取管理费,扣除管理费后将投资收益返还给投资者。但是,投资结果由投资者自己承担,收入没有保证。

在这个业务流程中,不应该有资本池。每种资产管理产品的资金来源和用途都是明确的,不会与其他产品混淆。只有这样才能计算投资者的收入。

然而,由于有意或无意的混淆,中国银行业的金融管理业务并不像真正的资产管理业务。

比如,此次传言中涉及的保本型理财产品,对投资者来说基本上可以算作提高收益率的定期存款,即使很多名义上的非保本理财,通常也会约定预期收益。

一家股份制银行告诉记者,在保本和财务管理的约束下,银行发行的大部分非保本浮动收益产品都给出了预期收益,但在实际操作中,它们将严格按照预期收益进行支付。

因此,理财产品的业务逻辑发生了变化,形成了银行理财既不是存贷款业务,也不是真正的资产管理业务的状态。

回到“代客户理财”的本质,由于银行融资与传统存贷款业务的业务逻辑不同,监管部门明确而坚决地要求成为真正的资产管理行业。然而,由于一些实际问题,银行融资一直保持50%以上的高速发展,回归资产管理本质的要求难以到位。

目前,在去杠杆化、泡沫消除、渠道消除和防范金融“去现实化”和“三、三、四”检查的背景下,银行理财的内部结构正在发生变化,越来越多的理财产品具有非担保浮动收益,而资本担保理财产品所占比例越来越小。

《溥仪标准》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年初,每月新发行的净值产品数量仅为40件左右。4月之后,大量净值产品出现。每月新发行的净值产品数量一度接近200件。

与传统银行金融产品低风险的不成文担保和预期收益率的“刚性兑现”相比,净值产品属于无担保浮动收益,打破了刚性兑现,投资者需要对自己的损益承担单独责任,对投资者的风险承受能力有更高的要求,这也是银行财务管理真正向客户融资回报的基础。

一位城市商业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由于监管要求,该行目前正在发行大量净值产品。

“过去主要是资本担保产品,但现在非资本担保产品的比例几乎是一半。

“著名经济学家巴曙松表示,监管当局将重点放在银行金融管理层的嵌套和银行间链的延长上,主要是因为客户风险的适当性和不透明的基础资产。

“是向适当的客户销售具有适当风险的产品,还是通过结构性时间安排向低风险客户销售高风险资产?还有最终资产投资的合规性。

“巴曙松表示,在查看该产品的基础资产时,我们应该注意其是否符合资产管理的监管要求,以及其风险是否得到适当评估。

在这些领域,回归“代表客户进行财务管理”的原始净值产品更有利于风险的监督和控制,因为其资金来源明确,管理者不承担流动性风险,也不设立资金池。

发表评论